1.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pan><track id="ohpwf"><i id="ohpwf"></i></track>
      芥末堆 芥末堆

      【調查】徐州“絕筆信”女教師:教育局仍在推卸責任

      作者:大衛 發布時間:

      【調查】徐州“絕筆信”女教師:教育局仍在推卸責任

      作者:大衛 發布時間:

      摘要:事由上訪而起。

      WX20190804-203235.jpg

      李秀娟一家,圖源:徐州民聲公號

      芥末堆8月4日訊,8月4日,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李秀娟在自媒體上發布絕筆信,稱因女兒眼睛遭遇意外后欲帶其至北京復診時,遭學校、當地派出所、教育局等部門人員諸多不公對待,致其多次出現輕生念頭,“準備和丈夫離開這個世界”。

      據悉,因女兒受傷賠償問題久拖未決,李秀娟曾先后多次向多部門上訪,一份疑為豐縣教育局信訪處理報告顯示,李秀娟三次至京上訪,多次拒簽該局處理意見書。其校長丈夫因信訪穩控不力被停職,報告稱,涉事學校已先期代付部分費用。

      4日下午,豐縣警方通報,已平安找到李秀娟夫妻。李秀娟5日凌晨回應芥末堆,其對上述報告持否定態度,認為教育局的報告有太多需要反駁的地方,其是在“推卸責任”。當地縣委縣政府表示,已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李秀娟反映的問題全面調查。

      帶女兒到京復診被阻,疑遭一系列不公對待致抑郁

      據這封絕筆信自述,李秀娟9歲女兒被徐州豐縣實驗小學同學無意傷害致失明后,左眼日漸黯淡,2019年2月底,其訂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車票并預約了同仁醫院的眼科掛號,打算為女兒做復診。

      在出發前,3月1日晚上10點,李秀娟寫到,豐縣教育局信訪辦主任丁攀、梁寨鎮中心校領導陳晨、張超和王會計來到其家中,丁攀要求其退掉3月3日去北京的車票。約半小時后,家里又來了4位民警,以“涉嫌尋釁滋事”將其帶到豐縣城東派出所。

      屏幕快照 2019-08-04 下午8.27.45.png

      涉事派出所,圖源:徐州民聲公號

      李秀娟稱,當自己質疑警方帶走自己的理由的合法性時,被該所副所長羅烈摔倒在地,扇了耳光。其稱自己在該所的一天多時間內“滴水未進,被恐嚇辱罵逼供”, 到第二天下午,副所長羅烈要其承認3月3日去北京是上訪的行為,“要求我簽字承認上訪并接受行政處罰,罪名是尋釁滋事”,但遭其拒絕,隨后,其被送往徐州拘留所待了七天。

      在離開后李秀娟因身體不佳住院治療,但又遭到豐縣實驗小學數名老師的監視,他們自稱是“領導安排的”,3月20日開始,李秀娟稱自己被教育局多次傳喚,“要求我去教育局紀委談話”。其又透露在身體狀況不佳的情況下請假還不被批準,“只能邊監考,邊掛水”。

      6月25日,李秀娟又接到豐縣教育局下發的處分決定,處分中稱因其在兩會期間籌備去北京上訪,被豐縣東城派出所以尋釁滋事給予行政拘留7日處罰,教育局則給予李秀娟記過處分。李秀娟認為,不公的對待使得她患有嚴重的抑郁癥。

      屏幕快照 2019-08-04 下午8.28.10.png

      豐縣教育局對李秀娟的處分決定書,圖源:徐州民聲公號

      女兒眼睛意外受傷,賠償之事久拖未決

      李秀娟同時透露了自己孩子的失明遭遇。2018年3月12日,豐縣實驗小學放學排隊期間,其女兒左眼被一位李姓同學的衣服拉鏈甩到,女兒眼睛受傷后失明,后被鑒定成八級傷殘,一年多來,學校一直未妥善處理孩子的傷殘賠償問題,目前仍無法就賠償問題達成一致,其和丈夫開始走法律程序。

      WX20190804-204130.jpg

      李秀娟女兒的診斷書,圖源:徐州民聲

      早在今年4月就有媒體報道了李秀娟的遭遇,據江蘇快訊網消息,李秀娟在孩子受傷之后先后帶著她在縣醫院、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北京同仁醫院進行救治,但被同仁醫院醫生告知“孩子的眼睛很難治好了,能保持現在的殘存視力已經很不錯了”。

      李秀娟在絕筆信中提到,從北京回家的前一天,其到信訪局反映了女兒眼睛被傷害一事,希望社會可以關注學生在校安全。“在我走出信訪局大門后,我被豐縣一位趙姓官員攔住”,其告訴李秀娟“有問題好解決,你女兒的問題,有學校的責任,該賠償就賠償,你先回家”。

      在尋求救治期間,在李秀娟的要求下,學校兩次召開協調會,此前當事家長只肯賠三千,后來又說“愿意每人出一萬五,學校領導愿意出五千,還說必須簽一個協議,以后不再管了”。“我就說先做了傷殘鑒定報告,按國家標準賠償,為此我還找了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師給我核算了賠償,后來,他們就連一萬五都不愿意賠償了。”

      此后不久,拿著司法鑒定書的母親李秀娟便又找到學校領導,希望能盡快落實賠償問題。而學校負責人此時又推辭說只有鑒定報告,沒有責任劃分還是無法賠償。此事久拖未決,此后便發生上述事情。李秀娟在絕筆信中稱,全校老師寫聯名書按指紋支持其合理合法的維權行為。

      據了解,李秀娟夫妻都是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有一兒一女,女兒今年10歲,兒子今年2歲。

      三次上京上訪,校長丈夫因信訪穩控不力被停職

      據芥末堆獲得的一份落款時間為8月1日、疑為豐縣教育局致函豐縣信訪局的《關于李秀娟反映學生嘉嘉眼睛被甩傷問題要求重查信訪事項辦理情況的報告》(學生名系芥末堆改動后的化名)顯示,李秀娟曾為女兒在學校被打傷,眼睛致殘一事多次上訪。

      改后圖片.jpeg

      報告部分截圖

      教育局在報告中回復,事發后班主任常老師及時進行了調查處理,未發現嘉嘉眼睛有異常癥狀,但約一月后李秀娟發現孩子左眼眼皮出現疙瘩,做了眼瞼腫物切除術。

      孩子就醫后李秀娟要求學校出面協調醫藥費問題。但“因學生打鬧與嘉嘉視力下降的因果關系沒有得到確鑿證據證實,且信訪人李秀娟提出了36萬多元的高額賠償金,協調未果”。

      期間,涉事兩方家長及學校均建議信訪人李秀娟通過司法途徑解決該問題,但未有結果。此后一年,李秀娟多次前往縣區市省各級教育或信訪部門上訪,并先后三次進京訪并登記。報告稱,教育局此前有三次答復,李秀娟均不簽字。

      報告顯示,在這期間,梁寨鎮周樓小學校長梁成振(李秀娟丈夫)因信訪穩控不力被停職。

      教育局:已先期代付部分費用,李秀娟拒簽處理意見書

      報告稱,2019年7月份,經各相關部門協商由實驗小學先期“代賠償”協議,但由于李秀娟提出讓其丈夫恢復校長職務、撤銷其記過處分,調解不成功。8月2日,教育局安排實驗小學先期代付經審核后的李秀娟為其女兒治療眼睛所花各項合理費用計31135.87元。其他費用,建議李秀娟通過訴訟途徑解決。

      豐縣教育局認為,按照法定權限辦理李秀娟反映女兒嘉嘉眼睛被傷的信訪事項,公正合規、程序合法、手續完備、處置恰當。而李秀娟雖對《意見書》不服,但未在規定期限內向豐縣人民政府提出書面復查請求,也未走訴訟途徑解決訴求,而到上級部門多次越級走訪,根據相關信訪政策,按“對信訪事項處理(復查)意見不服,但無正當理由超過規定期限未請求復查(復核)的,不再受理。”之規定,對李秀娟以同一事實和理由提出重查請求不予支持。

      7月31日,李秀娟到國家信訪局上訪登記,國家信訪局出具了《不予受理告知》(應當通過訴訟途徑)。

      WX20190805-001421.png

      李秀娟拒簽意見書,圖源:徐州市信訪局

      芥末堆在徐州市信訪局網上查詢中輸入該報告上提供的信訪號時證實,其信訪人基本信息、答復意見基本和報告中的部分內容一致,送達回執顯示,李秀娟拒簽豐縣教育局送達的《關于李秀娟反映學生嘉嘉眼睛被甩傷問題要求重查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

      WX20190805-120921.jpg

      徐州信訪局查詢結果

      警方已平安找到夫婦倆,縣政府:全面調查

      據新京報從李秀娟的女兒了解到,父母出門時沒帶手機,只給自己留了一些面包和水。豐縣公安局此后發布通報稱,已于今日下午18時50分平安找到李秀娟夫婦,相關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中。

      4日下午,芥末堆撥打豐縣實驗小學、豐縣教育局電話均無人接聽,芥末堆又將報告發至李秀娟微信欲核實相關信息,5日凌晨2點,李秀娟回應芥末堆認為報告對受傷、打人、撤職等情況避重就輕,諸多事實有出入,如:班主任只是讓“兩個孩子和我閨女道了個歉,也沒帶我閨女去醫院”,孩子受傷后“我一直在我們小區的診所給我家孩子滴眼藥水,吃消炎藥呢”。其表示,報告“要反駁的地方太多太多了”,并認為自己“沒有提出過分要求,是他們讓我簽協議,過分的協議”,是教育局在“推卸責任”。

      李秀娟透露,該報告的回復內容與其在江蘇省政風熱線上所提交訴求的回復基本一致。“我當時也想在他們的回應下面再次反駁,但那下面無法回復”。

      政風熱線回應.png

      李老師在政風熱線上看到的回復和報告基本一致,圖源:微博

      豐縣東城派出所工作人員4日下午向芥末堆表示,縣委縣政府對此事已成立調查組,具體問題需詢問縣委宣傳部,隨后匆匆掛斷電話。

      徐州市豐縣人民政府4日下午發布情況通報稱,豐縣縣委、縣政府對此已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李秀娟反映的問題開展全面調查,并將根據調查事實,依法依規公正嚴肅處理。歡迎社會各界和媒體監督。

      1、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違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
      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
      來源: 芥末堆

      參與討論

      想知道誰回復了你的留言?登錄后即可查看~
      總共0條評論

      全部討論

      • 【調查】徐州“絕筆信”女教師:教育局仍在推卸責任分享二維碼
      ×
      LOGO Close
      點擊刷新
      獲取

      注冊| 忘記密碼

      筆名:

      微信:

      微博:

      手機:

      獲取驗證碼

      驗證碼:

      簡介:

      修改頭像
      頭像

      頭像
      我的文章

      填寫信息

      |
      |
      |
      |
      |
      | 取消 確定
      微信支付

      【電腦】請您打開手機微信APP,可選擇“掃一掃”識別下方二維碼進行支付;

      【手機】長按下方圖片,可選擇“識別二維碼”進行支付。

      pay
      請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將自動關閉!
      支付 有問題請聯系電話:010-53695051
      微信
      購買
      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