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pan><track id="ohpwf"><i id="ohpwf"></i></track>
      芥末堆 芥末堆

      我在快手學種地

      作者:那子 發布時間:

      我在快手學種地

      作者:那子 發布時間:

      摘要:農民是一種職業,而不再是一種被賦予的身份。

      cd6167c6cdcd8e783269f185326ae2a9.jpg

      芥末堆 7月24日 那子 報道

      “主播,您好。我是內蒙古呼和浩特這邊的。我想問下我們這邊有的地確(權)了,有的地沒確(權),這事我找哪里問明白呢?”一位老鐵正通過與快手農業主播農業苑連麥,答疑解惑。

      據不完全統計,類似農業苑的農業主播,僅在快手平臺就有565位。 粉絲量排名前十的主播累計粉絲量達1644萬,盡管這一數字僅占到了2018年第一產業就業人口的12.32%,但作為國家農業技術推廣系統的補充,線上平臺的發展改變了農民被動學習的現狀,泛學習化的趨勢也促使農民學習意識的進一步覺醒。 

      自我國2017年提出新型職業農民以來,農民被視為是一種職業,而不再是一種被賦予的身份。本世紀以來,我國第一產業就業人口以3.65%的下降率逐年減少。農民越來越少、荒地越來越多的現狀使得農業規模化經營逐步取代家庭式的傳統農業經營方式成為了可能。農業生產不再強調自給自足,而開始注重經濟效應。提升種養殖技術、提高收入的核心需求凸顯了出來。

      當農民學習成為一種職業教育,其體系化的內容除了核心的農業生產類內容之外,還包括上游的農資和下游的經營管理、市場信息相關的經管類知識。

      人口和土地正重構著農村的經濟形態

      人口和土地,這兩大基本元素的變化重構了當下農村的經濟形態。

      21世紀以來,伴隨年均0.5%的總人口增長率的是,近2%的年農村人口下降率。由于農業效益降低,農戶個體種糧成本高、周期長,再加上農業基礎設施薄弱、農業生產遭受自然災害的變數大。所以即使有時間,農民也并不愿意種地。這就導致了在農村地區出現了大量土地被閑置,甚至棄耕撂荒的情況。在總耕地面積、人均耕地面積不斷下降的背景之下,部分地區閑置率甚至高達30%。

      農民越來越少、荒地越來越多的現狀也使得農業規模化經營逐步取代家庭式的傳統農業經營方式成為了可能。

      我國農業生產也正朝著規模化和專業化的方向發展。數據顯示,規模農業經營戶和農業生產經營單位實際耕種面積占全國實際耕種面積的28.6%;規模農業經營戶和農業生產經營單位的生豬和禽類存欄量分別占全國的62.9%和73.9%。

      農業生產不再強調自給自足,而開始注重經濟效應。如何提高產量,增加收入的基本訴求被激發出來,農民不再聽天由命地種地。

      與此同時,隨著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的不斷完善,農村網民的數量逐年攀升。截止2018年,中國農村網民規模達2.22億,全年新增網民0.13億,互聯網普及率38.4%。農村網民數量較2006年增長近865.22%。 

      通過互聯網,農民能接觸到的渠道日漸豐富。多元的渠道不僅為農民拓寬了學習路徑,也為農民提供農業電商等新興事物帶來了全新的知識體系。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07.png

      如今,這代平均年齡47歲、近八成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超70%每天使用互聯網的農民,正經歷著不同以往的農業變革和學習體驗。 

      學習渠道的變化:從自主學習到線上平臺

      在農民看來,學習是件離他們很遙遠的事情。“你學習嗎?”被問及這個問題的時候,農民第一反應往往是“早就不念書了”、“念書那會兒逃學”這類與學校有關的回答。農民對于學習的理解還停留在學校階段,有教室、有老師、有書本才能稱得上“學習”。所以,農民往往認為自己不學習,但實則不然。

      農業知識最大特點是實操性,這也決定了農民所掌握的大部分知識都是在長期探索中總結出來的,目前已經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知識體系。

      程陽是一位虹鱒魚養殖戶,雖然他是兩年前才開始養殖,但他所在的北京懷柔田仙峪村已經有30余年的養殖歷史了。據程陽回憶,30年前,北京順通虹鱒魚養殖中心在村里的小池子里試驗性地養殖虹鱒魚,但沒想到效果十分好。田仙峪便逐漸成為北京最大的虹鱒魚養殖基地,冷水魚養殖也成為其三大產業之一。

      在沒有養殖虹鱒魚之前,程陽是一位出租車司機。之前跑車閑暇時,程陽會去朋友的魚塘幫忙。在幫忙的時候,程陽耳濡目染地學到了一些基礎的養殖技術。自立門戶之后,如果遇到問題程陽就會去請教有經驗的養殖戶。這也是同村大部分養殖戶的學習路徑。養殖新手在親戚、朋友的魚塘里幫忙,便能學到些基本的養殖技術。 

      “個人+溝通”成為了農民一直以來主要學習路徑。國際農業發展導向研究中心的Toon Defoer曾表達過這樣的觀點,他認為,個人學習是建立在農民對農村印象和經驗基礎之上,而溝通學習表現在農民之間交換意見和互動。 

      這套“個人+溝通”教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依舊是農民獲取知識信息的主要方式。與此同時,自建國以來,國家一直嘗試建立自上而下的知識獲取渠道。

      在這套覆蓋中央-省-市-縣-鄉(鎮)五級的國家農業技術推廣系統中。農民最為熟悉的是其中的植保站、農技站等縣鄉級別的單位。他們承擔著農業新技術、新品種實驗、示范、農民技術培訓等任務,也承擔部分政府行政管理職能。信息傳遞以自上而下的單向傳輸方式為主。

      近年來,“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的提出,讓“送智下鄉”的趨勢體現得尤為明顯

      從2017年兩會期間,“就地培養更多愛農業、懂技術、善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被提出開始,此后三年間,國務院、農業部陸續發文強調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的重要性。

      河南省作為新型職業農民培育整體推進示范省之一,《田野里走來七十五萬新農人》介紹了河南省開展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作的基本情況。據悉,河南省實施“專家教授+課堂培訓+基地實訓+創業指導+扶持政策+新型職業農民”的精準培育模式,遴選建設各類培訓機構301家、田間學校1460所、各類培育基地976個,建立了擁有5031名教師的培育師資庫,形成了省市縣145所農廣校、涉農院校、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廣泛參與的教育培訓體系。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35.png

      不管是“個人+溝通”的教育模式,還是國家提供的自上而下的知識服務體系,這些始終沒有解決農民學習處于被動的難題。在主動、及時、方便、易懂的驅使下,很多農民開始使用線上學習平臺。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0.40.png

      農業苑是快手上一名農業主播,每天晚上7點半直播,直播內容主要以看留言和連麥回答粉絲問題為主。據不完全統計,類似農業苑的農業主播,僅在快手平臺就有565位。

      農民素質的提高為線上農業平臺的發展提供了可能性,農業知識付費平臺天天學農的用戶王樹林坦言,一般是遇到問題才會使用,平時也不會打開。雖然用戶學習習慣尚未養成,線上平臺還未成為目前農民獲取知識的主要渠道,但線上平臺的出現也大大刺激了農民學習的積極性。

      日漸豐富的學習渠道正在改變著農民對于學習的理解,泛學習化的趨勢也促進農民學習意識的覺醒。

      學習內容:圍繞農業產業鏈核心生產環節

      從“個人+溝通”,到國家提供的學習渠道,再到線上平臺,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技術高度發展的今天,農民能夠接觸到的渠道日漸豐富,但其核心的學習需求一直沒有改變,提升種養殖技術,增加收入。因為核心需求沒有變化,使得農技、政策文件類、價格市場類信息等基礎性的知識是農民最為迫切的共性需求。

      不管是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還是如今集約化種植的趨勢,農民想通過學習提升種養殖技術,增加收入的核心需求一直沒有改變。農技培訓類信息、政策文件類、氣象與災害類信息、價格市場類等信息,對于所有農民而言都是最為迫切的內容需求。這些內容也是即學即用的,學習效果能夠立竿見影顯現出來,這也符合農民學習的本質需求。

      除了基礎的共性需求之外,各類型種植戶之間的內容需求存在明顯差異。其中,最為核心的因素是種養殖品種的不同。

      一份2016年基于河北省1401份職業農民的調查問卷數據顯示,不同類型的農民對培訓內容的需求點各不相同。大田種植的農戶更為關注“新技術、新品種、新設備”的“三新知識”,經濟林農民相比較“三新知識”,更關注蟲害防治、病害防治相關的植保知識。超半數的畜牧業農民關注畜牧知識,而畜牧知識在其他類型的農民中關注度不足20%。[1]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09.png

      除了農民類型不同之外,農民的文化程度、收入、經驗等因素都影響著農民學習的內容需求。

      在調研2266名農民后,河北農業大學張亮認為不同文化程度的農民對于培訓內容的需求表現出一定的層次性。文化程度越高對農業實用技術的培訓需求越少,而對就業綜合技能、產業形勢與相關政策、農產品市場信息的培訓需求越多。[2]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29.png

      收入方面,我們可以從不同收入農民人群的學習動機分析出其學習需求。如下圖所示,除了增加收入、提升技能等基本需求之外,年收入低于2萬元的農民希望學習可以改變“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的學習動機家庭經營內容。在內容上,他們會更更為強烈。“如何提高管理”這類自傾向于基礎的農技、政策類知識。對我發展、自我實現的教育內容是他于年收入高于2萬元的農民來說,們所需要的。[3]

      屏幕快照 2019-07-21 下午4.31.43.png

      電商興起帶動營銷類課程需求

      新型職業農民的提出,意味著農民被認為是一種自由選擇的職業,而不再是一種被賦予的身份。所以當我們想要了解農民學習的時候,應該將其作為一種職業類培訓看待,其內容、學習特點都離不開農業。正如前文所言,職業化趨勢不斷凸顯的今天,農業學習也不僅僅圍繞在農業產業的主體上,上游的農資選擇和下游的經營管理、市場信息相關的經管類知識也逐漸受到關注。 

      從學習層面上講,針對技術的學習伸至產業鏈的學習。根據天天學農App上公開的數據顯示,農產品營銷類課程共有14節。

      從官方介紹的建議學習人群可以看出,從作物分類的角度來看課程是面向經濟作物的種植戶。從產業鏈的角度上看,主要面向的人群是農產品的營銷策劃人員、經銷商、供應商等下游的從業人員。

      本文節選自芥末堆出品的《全民學習報告》,這是國內首次以不同群體視角出發覆蓋全民的學習方式報告。作為具有獨立精神的個體,你將在報告中得以窺見其他個體的學習方式;作為教育企業主,你將在報告中深入了解用戶學習的數據及習慣。

      點擊報名鏈接,參與GET2019教育科技文化節,即可免費獲取《全民學習報告》。

      參考資料:

      [1] 張冬梅.河北省職業農民人口學特征及培訓需求研究[D].河北科技師范學院,2015.
      [2] 張亮,張媛,趙幫宏,李逸波.中國農民教育培訓需求分析?基于河北省農民教育培訓調查問卷[J].高等農業教育,2013(08):117-120.
      [3] 郭燕妮.山東省農民學習動機現狀及其影響因素研究[D].華東師范大學,2018.
      1、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違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
      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
      來源: 芥末堆

      參與討論

      想知道誰回復了你的留言?登錄后即可查看~
      總共0條評論

      全部討論

      • 我在快手學種地分享二維碼
      ×
      LOGO Close
      點擊刷新
      獲取

      注冊| 忘記密碼

      筆名:

      微信:

      微博:

      手機:

      獲取驗證碼

      驗證碼:

      簡介:

      修改頭像
      頭像

      頭像
      我的文章

      填寫信息

      |
      |
      |
      |
      |
      | 取消 確定
      微信支付

      【電腦】請您打開手機微信APP,可選擇“掃一掃”識別下方二維碼進行支付;

      【手機】長按下方圖片,可選擇“識別二維碼”進行支付。

      pay
      請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將自動關閉!
      支付 有問題請聯系電話:010-53695051
      微信
      購買
      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