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up id="ohpwf"></sup></span>

      <span id="ohpwf"></span><track id="ohpwf"><i id="ohpwf"></i></track>
      芥末堆 芥末堆

      互聯網+教育“攪局” 大批量優秀教師辭職

      作者:沈祖蕓 發布時間:

      互聯網+教育“攪局” 大批量優秀教師辭職

      作者:沈祖蕓 發布時間:

      摘要:

      20140821093909fd622_meitu_134.jpg

      近年來全國大批量的優秀教師紛紛辭職。他們辭職的原因,表面看是工資待遇的差強人意,實質上是一群有自我意識的教師對自己的“專業創造”沒有獲得相應地賦值而選擇的覺醒之路。

      這一輪兇猛而來的在線教師與以往的社會培訓機構或者課余補課教師有著本質區別:他們極具以個性和學養為基礎的個人魅力;實現學科育人,并非傳遞知識應付考試;個體創造與需求識別相伴隨;不再論資排輩,而是支持創立個人品牌。

      當一個教師的價值不再僅僅局限于一所學校,而在于更廣范圍的身份認同和作出的社會貢獻度,那么,身為“獨立教師”,他們的專業發展也不再囿于傳統的師徒制和傳幫帶,而會是一種雙向選擇的、優勢組合的、需求相契的更加新穎的專業成長“合伙人”。

      《文匯報》9月25日刊登了一個獨立教師的自述,主題是“我為何要辭職離開體制內的好學校”?作者項恩煒曾是上海一所市實驗性示范性高中教師,一年前選擇離開傳統學校系統,以“獨立”的身份創辦了自媒體《成為學習者》,并將累積多年的“學法研究”實踐轉化適合于不同學生學習成長的有效策略。

      文中特別讓我觸動的是項老師提及的那些問題——

      我可以做一個永遠“有問題”且“無力解決問題”的教師嗎?

      年輕人可以有一間專門“研究學習”的工作室嗎?

      一線教師可以有專門的“研究時間”嗎?

      可以只是為人的發展,而不是為了管理需要嗎?

      連串的設問折射出的是一個新時代來臨的特征和在這個新時代背景下教師作為“完整的人”的獨立思想和鮮明個性——這就是一個以“用戶”為核心、以“選擇”為導向的“云時代”,一個以“專業創造”取代“知識勞動”的“個時代”,課堂的邊界正在逐漸模糊,跨界和個性化趨勢正使得教師角色被重新定義,于是,“獨立教師”正在悄悄萌生。

      獨立教師來襲,是傳統學校轉型的必然

      曾經有一種觀點,互聯網來了,學校有可能不復存在。馬上就有許多專家群起而攻之,旁征博引地指出,學校絕對不會消失。于是,大家開始放下心來。

      是,筆者也認為,學校不會消失。但在一段時期里它會有兩種存在方式,一是改變了形態,實現“云端與地面”的O2O連接;另一種就是名存實亡。但無論哪一種,起決定作用的關鍵人物就是“教師”。

      當我們剛剛意識到教師不是“知識勞動者”,而是有其自身價值的“專業創造者”;當我們還來不及給“專業創造者”的勞動成果進行合理賦值的時候,互聯網來了!它正以一種兇猛暗涌的方式悄然席卷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可我們的學校、教育部門卻還沒有引起警覺。

      我們只看見媒體人、公務員紛紛辭職的消息,很簡單,這些人需要通過“炒作辭職”來給自己的“下一站”很好地造勢鋪路,引發社會共情。但我們根本看不見,近年來全國大批量的優秀教師紛紛辭職。他們辭職的原因,表面看是工資待遇的差強人意,實質上是一群有自我意識的教師對自己的“專業創造”沒有獲得相應地賦值而選擇的覺醒之路。

      他們去了哪里?最時髦的“互聯網+教育”行業。有的通過加盟教育類APP讓自身實現增值,有的則通過創立微信公眾號實現個體創業。

      比如我們已經認識了的項恩煒老師,他曾是一位受學生無比愛戴的語文教師兼班主任。他的語文功底和人品都獲得了上級領導部門、同事、學生的一致好評,他在工作中創立的微博僅僅講的是班級那點事就收獲了數十萬粉絲。但當他考量學校生活,往往諸多無奈,一個投入百倍精力于每一個學生,一個不斷在創造適合每一個學生的教與學方式的教師,他所獲得的收入是與一個平庸的教師一樣的,甚至于在論資排輩的情況下,還不如那些資深平庸教師。

      互聯網開創了教育的新時代,嗅覺靈敏的他很快感知到自己可以在這一偉大的時代改變自身的生存現實。于是,他辭了職,自主創立了微信公眾號品牌《成為學習者》并開始運營。做的是自己熱愛的事業,又可以自主安排規劃時間和進度,還能通過自己的專業創造獲得不菲的收入和社會的尊重,精神上的尊嚴感和物質上的富足感讓他深感自己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更重要的是,這讓他深刻理解了“一個真正有獨立意識的人”的意義。

      項恩煒們,不再是籠統的語文教師、數學教師,而是可以分解自己的優勢與擅長,曬出自己的技能,提取學科教學中的最擅長部分,精準洞悉學習者需求,在相互磨合中創造和發展課程。

      這一輪兇猛而來的在線教師與以往的社會培訓機構或者課余補課教師有著本質區別:他們極具以個性和學養為基礎的個人魅力;實現學科育人,并非傳遞知識應付考試;個體創造與需求識別相伴隨;不再論資排輩,而是支持創立個人品牌。

      于是,你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優秀教師在無奈的現實與堅守的初心之間選擇走上“獨立教師”之路。他們提供的是完全個人化的專業創造,而獲得的將是自身的不斷增值,包括收入、聲望、學養水平、經驗值、創新力。

      三大改變趨勢,“看見”獨立教師的存在

      一個新的時代正在向我們走來,無論你是拒絕還是笑納,未來就這樣“任性”地來了。事實上,也只有一個個在思想上真正獨立起來的教師才能培養出一個個擁有思想和情懷的學生。獨立教師,已經成為學校轉型的時代標記。

      怎樣識別學校里的那些正在悄然成型的“獨立教師”,三大改變趨勢可見一斑:

      改變趨勢一:從“輸送”到“代入”,教師自然回歸真實本性

      在傳統教育中,教師只是知識的傳播者、代言人,她橫亙在知識與學生之間,判定學生自身是無法習得知識的,必須通過教師這個中介來輸送與傳遞。于是,才有了“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需有一桶水”,教師講授的永遠是正確的、標準的、必須讓學生牢固掌握的經典知識。在這樣的過程中,師生之間只見“知識”不見“人”。

      正因為在學生的心目中,教師只是被貼上“數學”“語文”“英語”等學科標簽的知識傳授者,因此,我們看不到教師最真實的那一面,也許教師苦口婆心解釋的道理連自己都不一定相信,也或許數十年如一日的標準答案讓自己也心存質疑,但這些都被遮蔽著,師生之間的所有交往都發生在“知識”的傳送帶上。

      然而今天這個飛速發展的信息時代,知識正在以幾何級速度增長,獲取知識的通道變得平等而開放,教師不再擁有知識霸權地位。當教師與學生第一次以相同的“學習者”身份出現時,教師必然需要回歸真實本性。

      于是,就有了一個有情感、有態度、不一定完美的教師與一群同樣有情感、有態度、不一定完美的學生之間的學習交往,教師將自己置身學習之中,把學生“代入”共同學習的狀態,教師可以有情感表達,可以有態度立場,可以去質疑追問,更可以坦言自己的未知,甚至求教于“先知學生”,也只有這樣“最本真”的教師才會打動、感染、發現學生。

      改變趨勢二:從“分體”到“合體”,教師本身成為最好的課程

      一位網名為章魚的小學語文教師,8年教齡,她在一款在線教學APP平臺上工作半年,開設了18門可供選擇的課程,惠及451名學生,完成了1731課時,獲得100%的好評,始終在最受歡迎的教師前列。

      在世界外國語小學,每年4月,都會為畢業班學生全新打造“畢業課程”。整整兩個月的時間里,再也看不見傳統的數學課、語文課、英語課,取而代之的就是整合后的人文社會類課程,即通過自由選擇形成的學習小組就共同關注的社會問題展開調研和分析,最后形成畢業論文進行展示。

      在這樣的學習過程中,每個學習小組都會邀請到一到兩位教師,教師的身份不再是語文數學老師,而是和孩子們在一起的學習者。老師們第一次可以發揮自己的優勢,發現學生的長處,通過合作的方式展開全新的學習旅程。這樣的課程沒有標準化教材,而是從社會、從每一個學習者的生活半徑中尋找學習資源,此時“整個世界都成為了教材”,而在其中引導-觀察-驅動-促進的人就是教師。

      在北京大學附中,筆者驚訝地看到了一門由教師們集體創造并賦予了每個人知識產權的地理課程,每個教師在地理的不同單元、范疇和領域中創造,在每一屆學生的學習過程中發現典型,進而讓一門原本“約定俗成”的基礎型課程每時每刻都在奇妙地“生長”。

      究竟什么才是最好的課程——教師本身。我們的學校課程大體經歷了三個階段,先是千校一面的國家課程,再是大量開發因校而異的特色校本課程,然后再到今天正在努力走向的具有“這一所”特點的學校課程體系,但是所有的課程都是以內容為核心架構而成的,即便學生可以充分選擇,也是從自身的興趣愛好出發去選擇想學習的課程內容。

      也許不久的未來,學校的每一門課程內容都會與這一門課程的授課教師“更緊密融合”,成為這一位教師的“個課程”,并賦予著具有這一位教師鮮明個性風格的情感態度價值觀,真正實現教育與教學的“合體”,而學生不僅僅是在選擇課程內容,更是在選擇一種價值認同。

      改變趨勢三:從“帶教”到“合伙”,專業發展告別論資排輩

      這是一個被碾平了的世界,鼓勵創新、張揚個性。只要你有夢想、有良知、有擔當,真的可以去“改變世界”。

      “項恩煒們”的專業成長,并非沿襲傳統路徑,他們以一個“學習者”的身份開啟職業生涯,并以此重新定義了教育教學和過程中的師生關系:他們往往用行走與追問描繪著職業理想,用好奇與韌性勾勒出職業規劃,用代入感和對象感詮釋了專業的價值,用高感知和超理性賦予了專業的深蘊,于是,他們在一個充滿可能性和不確定性的時代實現著非常規的專業成長。

      充滿可能性和不確定性的時代鋪展在我們每一個教師的面前。也許已經到來的未來正在提供給每一位教師超常規發展的良機。未來在云端,也許會出現越來越多并不屬于任何學校的虛擬教席,他們以自己豐富的學術水平、對學生學習的敏銳洞悉力和適切于不同學生發展的促進方法,而深受學生的喜歡,并成為學生成長過程中的“重要伙伴”;未來在現實的學校里,也會有更多的教師連接起線上線下的多維觸角,在全球視野中“遇見”跨越時空邊界的學生。

      一個教師的價值不再僅僅局限于一所學校,而在于更廣范圍的身份認同和作出的社會貢獻度,這就是無論是否歸屬于學校體制下的“獨立教師”。

      從這個視角看,“獨立教師”的專業發展不再受囿于傳統的師徒制和傳幫帶,而會是一種雙向選擇的、優勢組合的、需求相契的更加新穎的專業成長“合伙人”。

      說到這里,筆者特別想強調的是,作為傳統學校轉型標記的“獨立教師”,并不是非要逃離學校體系,比起是否從屬于一個學校更重要的是賦予他們“獨立思想,自由個性”的空間和機會,是把每一個教師作為一個完整人的價值重估。

      在這樣的思路下,我們的學校就該思考一下如何與教師建立一種更加適合于未來的新型聘用關系?這樣的關系應該建立在相互信任和相互投資的基礎上,應該在充分尊重教師意愿的基礎上為其提供創造“個人品牌”的平臺,應該變自上而下的制度規約為合作聯盟式的價值認同……

      只有當我們的學校允許并助力于每一個“獨立教師”的成長與發展,學校才會充滿個性與生機,學生才會充滿生氣勃勃的創造力。

      獨立教師,不是為顛覆而來,而是人的價值回歸。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文匯教育(微信公眾號:wenhuieducation) 

      作者為《上海教育》雜志副主編沈祖蕓


      1、本文是 芥末堆網轉載文章,原文: 文匯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
      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
      來源: 文匯教育

      參與討論

      想知道誰回復了你的留言?登錄后即可查看~
      總共1條評論

      全部討論

      • 紅臉蛋

        潘老師  1415天前

        說得好,要讓老師實現價值的回歸。

        (0)

        回復(0)

      • 互聯網+教育“攪局” 大批量優秀教師辭職分享二維碼
      ×
      LOGO Close
      點擊刷新
      獲取

      注冊| 忘記密碼

      筆名:

      微信:

      微博:

      手機:

      獲取驗證碼

      驗證碼:

      簡介:

      修改頭像
      頭像

      頭像
      我的文章

      填寫信息

      |
      |
      |
      |
      |
      | 取消 確定
      微信支付

      【電腦】請您打開手機微信APP,可選擇“掃一掃”識別下方二維碼進行支付;

      【手機】長按下方圖片,可選擇“識別二維碼”進行支付。

      pay
      請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將自動關閉!
      支付 有問題請聯系電話:010-53695051
      微信
      購買
      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